政府工作报告里有哪些教育“红利”?5位教育厅长这样说

  • 2018-03-13
  • 899

“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”“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”“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”……如何落实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教育提出的这些重点要求,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代表、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委员、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代表、湖南省教育厅厅长蒋昌忠代表、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朱世宏代表畅谈思路和举措,一起听听5位厅长怎么说。

1520913281358521.png

▌报告原声: 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

深化产教融合、校企合作,增强职业教育服务发展能力

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认为,职业教育作为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供给侧,在结构、质量、水平上还不能完全适应产业需求侧需要,迫切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,深化产教融合、校企合作。此次两会,他带来了“关于制订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条例的建议”,提出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条例应界定校企合作概念,明确各合作主体的责任、权利和义务,保护学生权益

“下一步,江苏省将践行融合发展的理念,加快建设现代职教体系,建设一批现代化示范性职业学校、优质特色职业学校,新建80个中等职业学校省级以上实训基地、100个面向中小学生和市民开放的职业体验中心。”葛道凯说。

为更好适应现代化建设需要,密切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的联系,增强职业教育服务发展能力,江苏省将在保持中职招生规模与普通高中大体相当的基础上,推进校企联合招生、联合培养的现代学徒制试点,实施中等职业教育领航计划,开展职业学校教学工作诊断与改进,建设一批有特色的现代化专业群,完善中职学生学业水平考试制度。

▌报告原声: 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

以公办园平抑价格减轻年轻父母压力

谈到学前教育,全国政协委员、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建议,从国家层面,明确公办为主,以公办园来平抑价格,稳定市场,减轻年轻父母的压力。

李和平认为,要更好地解决公益和普惠问题,需要政府主导。“对于年轻父母来说,对学前教育的需求是非常迫切的,可是他们的承担能力又较弱。我觉得政府应该发挥主要职责,以政府为主导,才有可能做到公益和普惠。”

李和平建议,从国家层面,做一些政策性界定,比如,要明确公办为主、公益为主,明确办园指导思想、目标和投入,明确师资队伍编制和薪酬制度,从国家层面做好顶层设计,地方可以根据国家的政策规范来实施。他同时建议国家设置专项奖补政策,奖励做得有特色的地方,推动地方学前教育发展。

▌报告原声: 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

大力实施义务教育领域“双攻坚、双试点”

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表示,江西教育近五年取得了历史性成就,发生了历史性变化。作为一个欠发达省份,江西老百姓却有明显的教育获得感。叶仁荪坦言,对经济欠发达的江西来说,要真正实现从普及性教育向高质量教育的跨越,就必须从破解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开始,着眼于老百姓很根本、很真实的教育新需求,推动提质提标的体制机制建设。

叶仁荪说,江西省要积极推动义务教育工作重点由基本均衡转向优质均衡,推进“城乡一体化”,聚焦城镇学校“大班额”、乡村学校“小散弱”等问题,按照软硬件并举、标本兼治、突出农村的原则,大力实施义务教育学校达标攻坚、义务教育学校“大班额”化解攻坚和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网点布局调整改革试点、义务教育阶段控辍保学试点的“双攻坚、双试点”。

▌报告原声: 教育投入继续向困难地区和薄弱环节倾斜

要确保贫困地区的孩子不因贫困而中断学业

说到教育扶贫,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南省教育厅厅长蒋昌忠特别提出要确保贫困地区的孩子不因贫困、疾病而中断学业。“即使是进入高中教育的孩子,2018年起,只要他是来自建档立卡等贫困家庭,湖南省将在提高资助标准的基础上,为他免费提供教科书和教辅材料。”

蒋昌忠表示,如果说教育扶贫是解决孩子“有学上”的问题,那么,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“抓紧消除城镇‘大班额’”则是如何确保孩子“上好学”的问题。

对此,蒋昌忠说,今年的湖南省政府工作报告,已经把在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 “超大班额”作为湖南省十二项民生实事之一,“这是抓得很紧的,我们教育厅已经把省政府的相关要求分解到各个处室,也开会布置到各个市州和县市区。”此外,到2020年,要基本消除56人以上的大班额。

▌报告原声: 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

今年推动中小学“课后托管”“弹性离校”改革

在全国人大代表、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朱世宏看来,中小学生课后服务是促进学生健康成长、帮助家长解决按时接送学生困难的重要举措,也是进一步增强教育服务能力、使人民群众具有更多获得感和幸福感的民生工程。

四川省计划今年推动中小学“课后托管”“弹性离校”改革,初步考虑将鼓励中小学校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、人员、场地、资源等方面的优势,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。对于中小学生是否参加课后服务,由学生家长自愿选择。

“不得强制要求学生参加,严禁以开展课后服务为名压缩教学计划或正常教学时间,特别严禁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,坚决防止将课后服务变相成为集体教学或‘补课’。”朱世宏反复强调,要优先保障留守儿童、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等亟须服务群体。

本文由微言教育整理,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、各省教育厅官网、合肥在线网、中安在线网

热文推荐

发布